党报报道雷锋精神屡变迁 不同时期精神内涵不同

2021-07-28 16:18

  “学习雷锋,好榜样,忠于革命忠于党”,歌声响起,人人熟悉。从1963年3月5日号召向雷锋学习开始,为什么学雷锋运动,能在各个时期都紧扣主旋律,呈现出多样的政治主题和道德要求?本文试图通过《人民日报》对雷锋的宣传,分析雷锋这一“道德模型”产生的历史背景及其在不同时代的演变过程。

  据记载,雷锋1940年生于湖南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,满七岁就成了孤儿:父亲遭日寇毒打致死,哥哥做童工,由于劳累过度得肺病而死,母亲受到地主的凌辱及逼害悬梁自尽。之后雷锋被亲戚收养。1949年以后,雷锋有机会接受免费的小学教育。小学毕业后,先后做过通信员、县委公务员、工人,1959年12月参军,并随军迁至辽宁省营口市,1960年11月入党。因为在1960年抗洪抢险中的积极表现,雷锋的事迹通过题为《苦孩子好战士》的文章在报刊发表而得到了传播。此后,雷锋经常被邀请到各地作报告,1961年9月被推举为抚顺市人大代表。1962年8月15日,年仅22岁的雷锋因公殉职。1963年1月,国防部命名雷锋生前所在的班为“雷锋班”,共青团追认雷锋为全国少先队优秀辅导员,解放军总政治部、共青团中央、全国总工会、全国妇联相继发出关于学习雷锋的通知。1963年3月5日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“向雷锋同志学习”的题词。紧接着,、周恩来、朱德、、陈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也纷纷题词,全国性的学雷锋运动正式拉开帷幕。

  1963年3月5日的《人民日报》在第一版刊发的题词,第二版则刊登了罗瑞卿的文章。罗文强调“雷锋之所以成为一个伟大战士的最根本、最突出的一条,就是他反反复复地读毛主席的书,老老实实地听毛主席的话,时时刻刻按毛主席的指示办事,一心一意做毛主席的好战士”。

  和党的其他领导人为一个已故的烈士相继题词,这在建国后并不多见。这一事件不仅仅是单纯的号召向模范学习的运动,它跟当时的历史和政治背景有着密切联系。1958年-1961年,中国发生了二十世纪以来破坏性最大的饥荒,这大大影响了中国的政治走向。一方面,面对严重的经济损失,以和为代表的党内务实派着手整顿经济,在各个经济领域公布通过调查研究制订的政策性文件。随着鼓励农业、工业和教育单位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各自政策的职能上,政治的首要地位降低了;更重要的是,某些人开始对、撤消彭德怀的职务等提出批评。面对这种情况,开展“学习毛主席著作”的运动,作为对“右倾”的一种反击。随之,从军内到军外,一场新的、大规模的运动被全面推开。学雷锋运动正是这种背景下的产物。

  在学雷锋活动中,“发扬雷锋精神”是一个被不断强调的主题。所谓“雷锋精神”,就是在学雷锋活动中某种能够有效地推动、强化政治和社会动员的思想和品质。在1963年-1999年之间,雷锋精神随着时代的变革一直在不停变换主题。共有六个时期:

  第一个时期(1973年以前)属于“文革”初期,学雷锋的主要立足点是爱憎分明的阶级立场中“爱”的层面。第一期的雷锋宣传在《人民日报》的幅度并不大,但是却体现了最重要的政治信息。雷锋是忠于的典范,作为个人的雷锋,其所有的成绩和贡献来源于毛主席的思想。

  第二期的雷锋宣传(1973年-1976年)的重点是“爱憎分明的阶级感情”中“憎”的一面。这一转变主要是由党的历史上一起严重政治事故造成的。1971年9月,突然有报导说在外蒙古的一次坠机事件中身亡,事实的真相逐渐被披露出来。

  雷锋精神在第三期的雷锋宣传(1977年-1982年)中有一个逐渐转变的过程。在1977年3月5日的《人民日报》中,雷锋宣传第一次以社论的形式出现。在社论中,周恩来的题词成为对雷锋精神的“精辟概括”:“爱憎分明的阶级立场、言行一致的革命精神、公而忘私的风格、奋不顾身的无产阶级斗志”。在当时的情形下,学雷锋体现的最主要的方面依然是爱憎分明的阶级立场。这篇社论号召:“我们学雷锋,就要深入揭批,大破大立就要仇恨代表着国内外一切阶级敌人利益的。”

  到了1980年,雷锋精神的定位出现了转变。《人民日报》转摘《中国青年报》的社论,指出“新长征需要有雷锋那样爱憎分明、言行一致、公而忘私、奋不顾身的精神,也需要有雷锋那样刻苦钻研、勤奋学习、对业务精益求精的精神”。“钉子”精神得到了新的阐发,被定义为“勤奋学习文化科学技术,努力掌握为人民服务的本领”的精神。而取代爱憎分明的阶级立场成为学雷锋又一主要内容的是“维护社会公德,培养文明行为,注意品德修养”。这些转变的直接原因是即将逐步展开的经济体制改革。

  第四期的雷锋宣传(1983年-1989年)中,改革的需要被进一步融入雷锋精神,“傻子”精神和“螺丝钉”精神被概括出来。1985年,在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和军队精简整编中,《人民日报》号召学习和发扬雷锋先人后己的“傻子”精神,“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崇高思想”。另外一方面,“识大体、顾大局”、“党把他拧到哪里就在哪里闪闪发光”的“螺丝钉”精神被认为是在面对“是听从党的安排,还是斤斤计较个人得失”的考验时,需要学习的榜样。

  第五期和第六期的雷锋宣传中,雷锋精神在经过新一轮的道德整合之后,步入一个较为稳定的状态。继1977年关于雷锋的社论在《人民日报》3月5日的宣传中第一次出现之后,1990年再次出现。雷锋精神被定义为:概括地说,就是一种奉献精神、牺牲精神,是精神跟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结合,其核心是精神。1991年《人民日报》刊登会见“雷锋团”的讲话,强调指出“雷锋精神的实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为了人民的事业无私奉献”。由此而出现了学雷锋活动指导思想上的变化,“要求今后学雷锋活动要在坚持开展好公益服务活动的同时,把活动的重点转向立足本职工作,在岗位上体现出奉献精神”,“岗位学雷锋,行业树新风”成为学雷锋活动的主要内容。

  在1993年纪念为雷锋题词三十周年的大会上,的讲话再一次全面总结雷锋精神在新形势下所要求的表现形式。“钉子”精神被概括为“努力学习、刻苦钻研,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现代科学文化知识武装自己、提高自己、完善自己”;“螺丝钉”精神被提炼为“立足本职,忠于职守”;雷锋精神所倡导的价值观念和道德风尚,是“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”;雷锋精神中所包含的传统美德,被总结为爱国主义精神,它在新形势下的要求就是“树立集体主义思想,坚定社会主义信念”。

  随着时代的变迁,考察雷锋精神在不同时期被《人民日报》赋予的不同内容,可以更清楚知道这一“道德模型”为什么始终这么红。